发布日期 2020-06-25

红星资本局丨一场香港酒会,5个神秘电话,汪氏父女内幕交易狂赚9亿,马化腾“躺枪”

原标题:红星资本局丨一场香港酒会,5个神秘电话,汪氏父女内幕交易狂赚9亿,马化腾“躺枪”

红星资本局:聚焦资本市场,专注上市公司,提供投资参考。欢迎关注“红星资本局”公众号

证监会再开36亿元天价罚单,超过了2017年“资本玩家”鲜言34.7亿元的罚款,也创下了A股涉及单只股票的行政处罚新纪录。

6月24日晚间,证监会公布,依法对汪耀元、汪琤琤内幕交易“健康元”(600380.SH)股票案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合计超过36亿元。这起内幕交易案不仅金额巨大,还牵涉到多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众安保险掌门人欧亚平等人。

内幕交易半个月获利9亿

汪耀元1958年3月出生,汪琤琤1984年2月出生,系父女关系。经查,在2015年4月3日健康元公告第二大股东鸿信行减持及转让健康元股份的内幕信息前,汪耀元与相关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并与汪琤琤共同控制多个账户并投入巨额资金交易“健康元”股票。

彼时,健康元正在酝酿一项备受瞩目的资本运作——二股东鸿信行准备减持,而接盘方正是马化腾、欧亚平分别控制的公司。

要知道2015年上半年适逢A股一波大牛市,只要沾上“腾讯概念”,股价基本上都要炒上天。马化腾入股健康元立刻受到市场追捧,股价也被爆炒。

而在该项公告发布之前,健康元股价已经提前异动,从8元多放量上涨至15元左右以上;而在公告发布之后,股价再次收出5个涨停,涨幅将近80%,股价已经超过25元。

内幕交易期间健康元走势图

在股价短期内暴涨的巨大利益面前,果然有人提前获知了内幕信息,并且铤而走险。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汪耀元、汪琤琤使用21个账户大量买入健康元股票。

根据调查,汪耀元、汪琤琤涉案账户从2015年3月16日开始大量买入健康元股票,截至2015年4月1日共计买入8863.19万股,买入金额近10.09亿元;卖出1381.31万股,卖出金额1.85亿元。期间净买入7481.88万股,净买入金额8.24亿元。

经计算,涉案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健康元”的盈利为9.06亿元,而这仅花了短短半个月时间。

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书中表示:“马某腾(红星资本局注:即马化腾)通过受让鸿信行股份间接入股健康元事项,在公告后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其对健康元股价的影响印证了该信息的重大性。”

那么,原本属于高度保密的上市公司重大内幕消息,又是如何被“神通广大”的汪耀元提前获知的?

香港酒会里的秘密

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2014年底,健康元实际控制人朱保国准备减持鸿信行持有的健康元股份,并让公司时任董秘邱庆丰咨询减持的有关政策和方式。

2015年2月,众安在线(06060.HK)董事长欧亚平向朱保国表示,愿意帮他减持健康元股票。考虑到腾讯的影响力,朱保国于2015年2、3月份也向马化腾提出,希望腾讯公司入股健康元。

马化腾随后表示同意,以其在香港的投资公司帮忙受让部分健康元股票。期间欧亚平亦和马化腾沟通过帮朱保国减持一事。

3月24日晚,众安在线在香港举行融资庆祝酒会,马化腾、朱保国都出席了酒会。参加这次酒会的还有很多社会名流,其中就有汪耀元。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汪耀元也算影视界的名人,曾是多部影视剧的出品人或制片人,值得一提的是,其还是电影《盗墓笔记》的出品人之一。他还与上影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了上海海上影业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上影集团为大股东,汪耀元的公司持股27.83%。

汪耀元是电影《盗墓笔记》出品人之一

当晚的香港酒会上,朱保国与欧亚平、马化腾就参与鸿信行减持健康元股份一事达成一致,马化腾委托欧亚平具体操作。

据证监会调查,汪耀元其实在减持酝酿阶段便获悉了这一内幕消息。2015年3月14日下午,朱保国与欧亚平在香港商议鸿信行减持事宜时,汪耀元也在香港并与欧亚平有通话;3月24日晚间众安在线的庆祝酒会,汪耀元也应邀参加,并见了朱保国、欧亚平和马化腾等人。

4月1日,欧亚平与朱保国商定了整个鸿信行减持的框架方案,包括转让价格、转让数量、转让方式等。当天下午3时,朱保国微信通知时任董秘邱庆丰,鸿信行确定减持健康元股票。经申请,健康元公司股票自4月2日起停牌。

4月4日,健康元发布正式公告,披露了鸿信行转让所持有的健康元股份,以及鸿信行股东转让其所持有的鸿信行公司全部已发行权益的意向。

当然最让市场激动的还是——鸿信行的股东将持有的鸿信行全部股份,转让给妙枫有限公司(欧亚平实际控制)、Advance Data Services Limited(马化腾实际控制)。转让完成后,欧亚平、马化腾通过鸿信行间接持有健康元7439.184万股股份,占健康元总股本的4.81%。

公告一出,立即引发市场广泛关注,腾讯入股健康元,后者股价连拉5个涨停!

汪氏父女被重罚36亿

证监会认定,本案内幕信息形成的时间不晚于2015年3月14日,公开于4月4日。朱保国、欧亚平、马化腾等作为相关当事人,参与了减持事项的动议、策划,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调查还显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汪耀元与欧亚平通电话5次,且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欧亚平、朱保国存在联络、接触。

而在掌握内幕信息的同时,汪氏父女前后调动近10亿元巨资,大举买入健康元股票。

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3月14日下午,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57秒;3月15日下午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9分13秒;3月16日涉案账户开始持续大量买入健康元股票;3月25日上午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2分20秒,此后相关账户进一步放量追高买入健康元股票。

汪耀元与女儿汪琤琤共同控制使用21个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大量交易健康元股票,金额巨大。同时账户普遍存在卖出其他股票,改为集中交易“健康元”的情形,买入股票数量较其过去呈十几倍放大,买入意愿十分强烈。

同时,证监会认定,汪氏父女买入“健康元”的时间与其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时间高度吻合,甚至有多次买入股票时间,均发生在汪耀元与欧亚平通话之后,其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正当理由或正当信息来源。汪耀元、汪琤琤的上述行为,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汪耀元则辩称,“汪耀元”账户及6个信托账户均交由汪琤琤操作,本人未操作涉案账户,交易“健康元”属于汪琤琤的个人行为,与汪耀元无关。其还称,与前妻、女儿未共同居住或生活,没有交流过内幕信息,对汪琤琤交易“健康元”情况不知悉。其女儿汪琤琤则辩称购买“健康元”股票系自我研究作出的投资决策。

但证监会调查认定,在案证据足以证明涉案账户由汪耀元、汪琤琤父女控制使用。且汪耀元称其将银行、证券账户交由汪琤琤管理,却对账户交易决策完全不参与,对交易情况不过问、不知情,明显有悖生活常理,无法自圆其说。

最终,证监会决定没收汪耀元、汪琤琤违法所得9.06亿元,并处以3倍罚款计27.19亿元罚款,合计罚没总额36.25亿元。

盘点

证监会开出的那些天价罚单执行得怎么样了

汪耀元和女儿汪琤琤因内幕交易合计罚没36.25亿元,这一罚没数据也超过了2017年“资本玩家”鲜言34.7亿元的罚没款纪录。鲜言曾在A股运作“匹凸匹”和“慧球科技”两只爆款网红股而闻名,后来领到天价罚单并终身市场禁入。

不过直到今天,鲜言的巨额罚单根本就没交,也没钱交。2018年证监会公布了一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均为不缴纳证监会罚款的当事人,其中就包括了鲜言。如今的鲜言还在狱中。

此外,证监会2018年曾对北八道集团操纵股价案开出天价罚单也难以执行。北八道集团曾利用300多个账户,使用巨额杠杆资金操纵多只股票获利9.45亿元。最终证监会对北八道集团作出“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罚没总计56.7亿元。

但北八道随后以严重资不抵债,无力履行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这也导致天价罚单无法落地。

事实上,证监会很多巨额罚单难以执行,甚至在证监会决定处罚时,对方往往已经罚无可罚。

以恒生电子(600570.SH)子公司恒生网络为例,2016年11月,恒生网络因场外配资违规违法案件收到4.4亿元巨额罚单,一时为市场瞩目。

不过恒生网络仅缴纳了2265万元罚款,就以交不起罚款为由不交了。随后,公司也变成了净资产为负数,无法正常持续运营,净资产已不足以偿付罚没款。

再后来,恒生网络悄然更名为骆峰网络,成为一家无工作人员、高负债、持续亏损的“僵尸企业”。目前,骆峰网络的破产清算申请已获法院受理。如此操作,也让人怀疑其用破产的方式来逃避证监会的重罚。

那么,子公司因为违反规定收到了证监会巨额罚单,控股母公司恒生电子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是否可以“子债母还”,继续向母公司追讨?

答案是否定的。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志远告诉红星资本局,根据公司法,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所有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控股母公司不需要承担责任。同时,上市公司讲究独立性,恒生电子替子公司承担罚款缺乏法律依据,还可能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及中小投资人的利益。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编辑 白兆鹏

聚合阅读 红星 内幕交易 酒会 父女 香港 资本 神秘 电话 马化腾 汪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