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12-09

【汽车人◆赵英专栏】苦寒的拂晓——眺望2020年

原标题:【汽车人◆赵英专栏】苦寒的拂晓——眺望2020年

2020年全球政治经济将依旧雾霾笼罩,特朗普将依旧恣意妄为,但我们脚下的中华大地是坚实的。百年巨变之大戏,将精彩频出。

文/《汽车人》评论员 赵英

年终岁末,又到了回顾本年度、预测下年度经济走势及汽车产业发展趋势的时刻了。去年参加某个媒体预测2019年汽车产业产业发展速度时,笔者是悲观派,预计最多增长1%。哪里想到如此悲观的预期,也难以实现。眺望2020年,笔者认为,不确定性比2019年还要多。说句玩笑话,2020年惟一确定的是充满了不确定。因此笔者眺望2020年,从政治经济角度,发表一些看法。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这句经典名言,在2019年表现得淋漓尽致。

首先,是中美贸易战波澜起伏,由经济领域蔓延至政治、军事、科技诸方面。这几天,政治冲突甚至压倒贸易战,吸引了全球眼球。美国国会肆无忌惮地接连通过严重干预中国内政的法案;公然支持暴徒,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打砸抢烧;美国国务卿为扼杀华为,满世界激情上演“祥林嫂”的角色;美国政府对中国在美相关机构实施无理制裁;美国军舰加紧在台海、南海“自由航行”;深化对台关系等等。对此,中国当然也毫不犹豫地还以颜色。

其次,是美国在中东摇摆不定,欲退还进;与土耳其等盟友关系高度紧张;北约内部呈现巨大分歧;美国在东亚对韩国、日本施加高压,漫天要价,敲竹杠,要求提高保护费;美国肆意妄为,使西方阵营加速分化。

再次,美国与俄罗斯军事对峙进一步加剧,美国废除了中导条约,俄罗斯与美国的战略武器竞赛,逐步加速。

最后,美国加紧“退群”,成为国际秩序、国际规则的搅局者。由于美国肆意妄为,各主要国际组织和国际规则或严重失效,或陷入停摆。二战后美国精心设计的一系列规则、机构失灵(对美国来说),美国在这些机构里影响力下降。例如,联合国已不是美国能左右的,以致美国屡次拖欠会费;WTO对美国已形同鸡肋;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影响力下降;美元越来越受到挑战,非美元结算体系正在崛起等等。随着美国在这些国际规则、国际机构的影响力下降,美国对这些规则、机构的兴趣也在下降,进一步加速美国无视这些国际规则和机构。

上述国际政治中的巨大变化,究其来源,乃美国实力和地位的衰落。美国地位和实力的衰落,是“百年未有之巨变”的根源。美国在衰落中的作为加上行为乖张任性的总统,导致了全球不确定性迅速增加。

深入分析特朗普所作所为,虽缺乏章法、道义掩饰和技巧,但从美国目前状况看是有内在合理性的。特朗普随意“退群”、“撤军”,“毁约”,反映出美国在维持全球霸业时力不从心、捉襟见肘;美国对维护全球秩序、规则,提供公共产品,既缺乏实力,也缺乏兴趣;美国对盟友的关系维护也更加势利,不讲道义。特朗普的战略(如果有的话)和政策,与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趋势是一致的。曾有学者问我:“特朗普做对了什么?”答曰:“特朗普在战略收缩大方向上是对的,不过吃相难看,行为直接,缺乏论证,不够讲究。”

与特朗普总统的政策相呼应,美国两党在国会已把“反华”视为“政治正确”。反华议案,很少有人反对。极端的对华政策已难以看到激烈的政策辩论。以前对华友好的智囊人物、智库,多数忙于出谋划策,抑制中国崛起。

经济不景气使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势力在全球崛起,对全球化形成巨大冲击,使全球政治经济更加动荡。

与上述政治经济状况相呼应,全球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从当前态势看,2020年全球进入经济衰退,是大概率事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已经10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各国政府推出的应对政策导致的经济恢复与增长力,已基本释放完毕。特朗普用“高关税机关枪”扫射,不过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在上述政治经济背景下,中国既面临着全球经济环境逐步恶化,也面临着美中政治经济关系的全面紧张。国际政治冲击,严重干扰着按照一般经济增长理论分析逻辑对经济增长的预测。

在上述全球宏观战略格局下,笔者认为,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基本结束,已进入“战略摩擦期”。在“战略摩擦期”中,经过中国做工作,可能延长“战略摩擦期”,为中国崛起赢得时间,甚至可能在一定时间内使局势得到某种缓和,遏制滑向“新冷战”,但应当料敌从宽,从最坏的状况出发,放弃幻想,勇于斗争。

在营造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的基础上,中国经济发展应立足国内市场,努力开拓“一带一路”市场。国内市场和“一带一路”,在很大程度上可“操之在我”。同时,要进一步深化改革,释放经济潜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值得指出的亮点是,中国政府并未因为经济下滑,转变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资本货物(钢铁、商用汽车、工程机械)需求逐步增加;民众消费稳步增长;高技术产业频频突破。这些亮点对观察经济态势,是耐人寻味的。

近来,有人就要不要保6%,进行争论。笔者认为,6%是政府进行宏观调控、稳定经济增长、根据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力和稳定经济发展估算的指标,不必太过计较。宏观调控,总要有一个大致指标作为目标。6%增长指标,从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看不算高。中国外部环境如果得到改善,甚至可能高于6%。经过两年的贸易战磨炼,中国已度过了贸易战以来的“至暗时刻”。

中央政府最近对地方政府发债,出台了新政策,“铁公基”开始启动,2020年3、4月将见到效果。中央政府的政策调控空间依然很大。但是,2020年经济增长在6%上下徘徊,是大概率事件,其原因在于国际政治经济暗潮涌动。

从政治经济角度,写下上述的话。2020年全球政治经济将依旧雾霾笼罩,特朗普将依旧恣意妄为,但我们脚下的中华大地是坚实的。百年巨变之大戏,将精彩频出。

本文结束,这篇没有确定结论的文章要有个题目,想起多年前读过的一本书——美国国务院前高官、参与美苏核裁军谈判代表保罗.尼采写的《苦寒的拂晓》。他以此题目形容飘忽不定的美苏国际战略博弈,我觉得有些意境,就以此为题目吧。(文/《汽车人》评论员 赵英,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声明】本文系《汽车人》独家原创稿件,版权为《汽车人》所有。

聚合阅读 赵英 苦寒 拂晓 专栏 汽车